这对页岩油生产商是否足够,美国页岩油业者在55美元进行油价对冲

然而,这正是情况变得困难之处。高盛警告称,卡车如何处理这些货物尚不清楚。“因看不到卡车将如何满足这一要求或大型管道解决方案,我们认为2019年二季度到三季度米德兰油价为50美元/桶这一基本案例的风险倾向于下行。在其它不变的情况下,二叠纪盆地的产量增长需要在2019年进一步放缓,以帮助缓解运输瓶颈问题。”

根据FactSet数据,在美国20家重点开采页岩油的公司中,大部分公司第一季度投入资金高于收益。根据分析,在这20家公司中,只有5家公司第一季度的收益超过了投资。 

西德州原油目前与美国指标期货间的贴水幅度为每桶9美元,本月稍早一度贴水12美元。

二叠纪盆地的管道目前基本满负荷运行,这意味着,产量的不断增加迫使石油生产企业努力寻找创造性的方法来让其石油进入市场,包括通过火车和卡车运输石油,或者在当地消费石油。然而,这些方法最终可能不足以吸收所有预期的产量增加。

WTI原油价格最近飙升至三年半以来的最高水平——略高于每桶70美元。从理论上讲,这比美国所有重要页岩油生产商的成本都要高。3月份达拉斯联邦能源公司季度能源调查显示,即使WTI原油价格只有每桶60美元,也比这些生产商的成本价要高。

这些对冲押注将会压抑营收,并让华尔街投资人感到更加气馁,他们本就对德州西部二叠纪盆地景气热络但回报缓慢感到失望。

2019年会有一段时间,美国页岩油生产自目前水平大幅增长,但新的管道仍在建设中,这意味着降价幅度将会扩大。在这段时间内,美国页岩油生产及运能之间的差距扩大,意味着页岩油钻探活动最终将不得不放缓。

套期保值的上限为65美元或以下。这曾经是油价暴跌期间的生命线,现在却拖累了生产商的原油销售。 

美国原油期货与二叠纪盆地石油之间这种较大的价差被称为米德兰价差,该价差以西德克萨斯油田的中心城市命名。

高盛表示,因美国全国已出现一些卡车司机的短缺,美国的页岩油行业并不期待卡车成为解决运力不足的有效方法,尤其因为对卡车的需要将是暂时的。

在5月8日的短期能源展望报告中,美国能源信息署也指出价差扩大这种现象。

根据第一季监管申报文件,二叠纪盆地的最大石油生产商–西方石油(Occidental
Petroleum)
以定价在每桶约59美元的西德克萨斯原油期货进行对冲。该公司未对Midland的价差进行对冲。

迄今为止,高盛一直认为, 40万桶/日的过剩供应必须以某种方式得到解决,高盛假定卡车运输和减产各自解决一半问题。但在与二叠纪的生产商会面后,高盛对卡车运输的信心大不如从其,而且也没有很多公司计划减产。

此外,一些页岩油生产商因对冲操作而蒙受损失,在WTI油价在50美元和55美元时,他们曾对冲了部分产量。但油价超过这些水平的时候,他们的这些行为限制了部分收益。

去年许多公司以每桶50几美元的价格出售未来的石油产出,希望抓住油价短期上涨的机会锁定收入,以支付钻井和生产成本。在西德克萨斯,那些成本可能为每桶30美元或者更低,因此这些公司既对冲了未来的油价下滑风险,又可以获得健康的利润。

高盛表示,假设二叠纪盆地的石油生产2018年增长80万桶/日,2019年增加70万桶/日,那么2019年三季度卡车运输的需求几乎达到40万桶/日。

美国页岩油生产商面临着二叠纪盆地的出口瓶颈,这扩大了WTI米德兰级原油和WTI原油之间的价差。因此,生产商的石油销售价格和油价图表上看到的价格不一样。

纽约6月14日 –
油价大涨至每桶70美元上方,但美国许多大型页岩油业者却错失了这个良机,因为他们去年以每桶约55美元通过期货合约出售原油,当时看来这是个不错的交易,但如今看来是贱卖了。

高盛分析师最近与二叠纪的石油生产企业进行了会面,得出的结论是,钻探活动并没有大幅放缓。即使对少数没有管道空间运输石油的钻探者来说也是如此。油价在过去一年的大幅上涨意味着,即使将价差考虑在内,他们仍然认为这不是大问题。

布伦特原油和WTI米德兰级原油的价差出现扩大,从2017年上半年平均2美元的水平扩大至下半年的5.30美元。来自二叠纪盆地的产油能力在2018年进一步扩大了折扣。4月份的平均价差为10.77美元,创下了2014年9月以来的最大月度价差。

图片 1

美国页岩油生产及运能之间的差距扩大

Banyan Hill资深研究分析师Matt Badiali表示,这些公司没有受到油价上升的影响,因为很多公司在油价位于每桶50美元时进行了对冲。

油价互动式图表 tmsnrt.rs/2Ju0q1p

IHS Markit公司的研究报告显示,未来五年,美国二叠纪盆地的石油产量将在当前的基础上大幅增长近70%。该公司预计,到2023年,这个横跨得克萨斯州和新墨西哥州的盆地的石油产量将达到540万桶/日。而来自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显示,今年5月该盆地的石油产量为320万桶/日。

达拉斯联储在2018年5月的能源指标报告中表示,尽管库存下降和地缘政治风险加大了基准原油现货价格的上行压力,但对原油运输的收紧限制正日益加剧布伦特原油基准和二叠纪盆地原油价格之间的差距。

资料图片:2017年5月,美国德州,一处页岩油设施。REUTERS/Ernest Scheyder

图片 2

然而,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并不一定会获得巨额利润,尽管第一季度是其三年来最好的季度表现。

**失去油价上涨时获得更多收益的机会**

高盛认为,2019年一季度到三季度,美国二叠纪盆地的供应过剩规模将达到20万-40万桶/日的,且大多数美国石油生产企业都不认为会有足够的卡车能临时解决这一问题。“缺乏外运能力的解决方案意味着,美国页岩油生产企业开始经历的痛苦降价将持续一段时间。”

图片 3

由于主要输油管预计要到明年才会上线,而产出持续增加,分析师预期Midland价差仍将维持在高档。Occidental在近期一次简报中指出,该公司预期第三季价差将达到每桶20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