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美联储行动对世界影响,警惕核心通胀升幅超预期

环球外汇12月14日讯–美联储周三(12月13日)宣布今年第三次加息,符合市场普遍预期。尽管美国国会正在讨论的大规模减税法案可能会加快美国经济增长,但美联储认为这不会导致未来几年美国通胀前景发生明显变化,预计明后两年仍将保持小幅渐进的加息节奏。美国专家认为,这意味着美元汇率上涨空间将受到限制,美联储加息对中国经济增长和资本流动的影响不大。

新华社华盛顿6月14日电 财经观察:升息加预期“缩表”
美联储行动对世界啥影响

事项:1月31日美联储公布1月FOMC会议决议,维持1.25-1.50%利率不变,符合市场预期。声明公布后,美元指数小幅上升0.2%至89.2附近,10年期美债收益率先升后降,离岸人民币汇率稳定在6.30附近,黄金价格先跌后涨,美股探底回升,原油价格上涨。

美联储当天结束货币政策例会后发表声明说,11月份以来的信息显示美国经济保持稳健增长,就业市场继续强劲,失业率进一步下降;家庭消费保持温和增长,企业固定资产投资近几个季度有所回升。但今年以来美国整体通胀率出现下滑,仍低于美联储2%的目标。

新华社记者高攀 江宇娟

   
要点:1.维持利率和“缩表”节奏不变,符合预期。本次FOMC会议前,市场普遍预计美联储不会加息,维持利率不变的决议公布后,市场反应相对平淡。

图片 1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14日宣布再次加息,同时发布缩减资产负债表的计划。鉴于加息符合普遍预期,市场反应比较理性,而“缩表”对美国经济和世界经济的影响则受到更多关注。

   
2.耶伦将于2月离任,鲍威尔届时上任。本次FOMC会议是耶伦主持的最后一次会议。在2月份,耶伦将正式离任,并且不再担任美联储理事。届时,现任美联储理事鲍威尔将担任美联储主席,预计他仍将延续耶伦的货币政策节奏。但其他美联储理事和地方联储主席的更替,可能对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决策形成影响。

美联储当天发布的加息预测显示,美联储预计2018年将加息三次、2019年和2020年分别加息两次,与9月份的预测基本一致。这意味着目前美联储并不打算加快加息节奏。

简言之,“缩表”可理解为美国在金融危机后采取量化宽松政策的反向操作,是与加息等传统货币政策相补充的政策工具。

   
3.通胀,尤其核心通胀,将对美联储决策形成重要影响。本次FOMC会议对未来12个月通胀的表述转为“料在今年有所上升”,较上次会议更加乐观,推升了市场对3月加息的预期。我们判断,今年美国核心通胀上行幅度可能会超出市场预期。原因包括两方面:一是劳动力市场的进一步改善将推升核心通胀的加速。此前失业率下降未能推升核心通胀的原因在于薪资增幅一直未能加速上升,但当前美国的职位空缺率已经下降、失业率也接近自然失业率,随着劳动力市场的进一步改善,美国的薪资增长将加速,从而推动核心通胀加速上升。二是特朗普减税直接增加了私人部门收入。通过降低个人所得税和企业税负,美国的私人部门可支配收入有所增加,这也将增加个人消费和企业投资,从而带动总需求增加,推升核心通胀上行。综上,美国的核心通胀升幅今年可能加速,这将导致美联储的加息和“缩表”节奏有所加快,推高美债收益率,并带动美元升值。

然而,现任美联储理事鲍威尔将于明年2月接替耶伦成为下一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上任后会继续遵守这一加息路线图吗?国际金融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罗宾·布鲁克斯表示,鲍威尔与耶伦的货币政策立场比较接近,但与经济学背景出身的耶伦相比,鲍威尔会更看重实际经济数据,而非倚重经济模型来评估通胀走势和加息节奏。

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2010年曾公开表示希望在任内帮助美联储退出超宽松货币政策。但由于经济复苏不及预期,当他2014年1月底卸任时,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仍在执行中。

   
4.中国料不会跟随美联储调升存贷款基准利率,OMO和MLF利率可能上调,中美利差将收窄。首先,中国当前的经济并不存在过热的倾向,通胀升幅相对可控,金融去杠杆已经对市场形成紧缩的影响,并且利率市场化背景下,基准利率上调意味着央行对商业银行上浮利率的背书,不利于货币政策保持相对灵活性。其次,在美联储加息时,央行可能借机上调OMO和MLF的利率,来调节市场利率的息差,抑制套利。第三,如果美债10年期国债收益率升至3.0%附近,在资本外流压力不大、人民币贬值预期不强烈、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情形下,中国央行可能不会进一步收紧货币推升市场利率,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保持相对平稳、甚至下降的态势,中美利差可能收窄至110bps左右。整体来看,中国央行上调基准利率的必要性不强,短期人民币升值、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加大情形下,货币政策料不会进一步收紧。

图片 2

到2014年10月底,美联储主席耶伦结束第三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时,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已从金融危机前的不到1万亿美元膨胀至约4.5万亿美元。此后,美联储维持资产负债表规模不变、保持金融环境宽松。

   
风险提示:1.市场对美国核心通胀进一步上升定价不足,美联储加息节奏可能快于市场预期,从而引发资本市场波动率增加,资产价格回调幅度可能加大,反过来影响美联储加息节奏;2.市场对美元贬值过于乐观,如果美元再度转向升值,可能再度引发资本外流压力,货币政策空间相对受到限制。

鉴于目前美国通胀数据疲软,布鲁克斯预计鲍威尔上任后会推动美联储内部就失业率与通胀的关系展开更多讨论,实际政策立场会比耶伦更加“鸽派”一些。他预计明年美联储将加息两次,与当前市场预期基本一致。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亚当·波森也认为,鲍威尔领导的美联储可能不会大幅加息,以免对冲特朗普政府刺激经济复苏的效果。

随着美国经济回到稳步复苏轨道,就业市场增长强劲,货币政策正常化逐渐提上日程。2015年12月,美联储终于启动金融危机以来的首次加息,此后,又分别于2016年12月、今年3月和6月三度加息。由于加息节奏相对缓慢,预期管理顺利,市场反应整体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