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基金私募泽熙被曝卷入调查,三角账户暴露老鼠仓

  中国基金报记者 天天

图片 1华宝兴业原基金经理牟旭东

  违规机构前仆后继
监管风暴瞄准巨头

  今年以来,监管部门对老鼠仓以及内幕交易的查处力度有增无减。

  理财周报记者 李沪生/上海报道

  □记者 杜放 上海报道

  中国基金报记者了解到,近期业内沪上某家位于陆家嘴的基金公司被卷入大数据侦查风暴中,该公司专户投资经理因涉嫌老鼠仓而被协助调查,并且涉案金额巨大。目前此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当中。

  近期,老鼠仓的传闻再次席卷基金行业。

  证监会[微博]新闻发言人日前表示,2013年9月以来,证监会根据相关线索发现一批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非法牟利的嫌疑账户,其中部分账户与华夏基金[微博]管理公司管理的个别基金存在关联,相关调查工作正依法进行中。

  据了解,该涉案投资经理金融行业从业经验丰富,基金从业年限超过10年,曾管理过数只公募基金产品,包括债券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在管理公募基金前期业绩出色,但后期业绩却表现平平,该基金经理于去年离开公募岗位转投专户,记者多方打听了解到,目前该人士已经从所在从业机构离职,成都稽查局已经找其问话,但其暂未被控制。

  此前同行媒体报道称,近期业内沪上某家位于陆家嘴的基金公司被卷入大数据侦查风暴中,该公司专户投资经理因涉嫌老鼠仓而被协助调查,并且涉案金额巨大。目前此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当中。

  年初以来,监管风暴刮向A股机构巨头。据初步统计,2013年以来,监管机构共受理涉嫌内幕交易股票案件线索38起,涉及光大、平安等知名金融机构旗下资产管理业务。仅光大保德信原基金经理违规买入金额达1.23亿元。

  记者进一步获悉,在此案例中,监管层侦查部门通过大数据筛选发现,在该嫌疑人曾经管理的基金下单前后7天内,基金投资的股票与外界某账户所投资的股票高度重合。侦查部门由大数据获得线索后,顺藤摸瓜通过银行账户转账的三角关系确认了涉案的相关各方。

  记者经过多方调查取证后发现,该公司为华宝兴业。

  作为公募基金“一哥”的华夏基金也卷入调查。数据显示,2013年华夏基金以2311.06亿元的资产净值,排名公募基金第一。此外,知名私募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也被爆出卷入调查。公开信息显示,泽熙投资管理资产规模已逾百亿,数度蝉联阳光私募榜首。

  该案例中,该投资经理涉嫌将非公开信息透露给外界以获取一定报酬,所获盈利按一定比例分账,报酬金额在百万元级以上。所获报酬,先被转账至其亲友银行账户中,之后又从其亲友账户转至本人账户,监管层以此为证据突破口展开调查。

  而专户老鼠仓在去年招商基金杨奕首犯后,再次暴露在公众视野,大数据再次立下大功。

  行业龙头折戟同时,涉案金额也越来越大。北京市公安局[微博]官方微博“平安北京”13日通报,某保险公司权益投资部总经理涉嫌借职务之便,伙同其妻建老鼠仓,成交2.97亿元遭检方批捕。这被认为是国内首起保险公司内幕交易案。此外,平安资产管理公司原投资管理人员交易涉资4.87亿,仅这两起险资老鼠仓案即涉资金7.8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侦查方并非上海稽查局,而是实行异地侦查由成都稽查局负责调查,由于本次调查正在进行中,涉案金额尚未最终确认。去年年末也有新疆稽查局查办上海老鼠仓的先例,利用大数据动态监测基金持股,异地监管部门稽查老鼠仓等新措施都体现了监管层打击老鼠仓维护市场三公原则的决心。

  多家公司卷入传闻

  从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保险资管、券商资管、第三方财富公司,到保荐人、大股东、大户、分析师……这一轮的系列“老鼠仓”案件中,违规市场主体已涵盖股票上市交易及流通全过程,涉案金额动辄达数亿元。

  今年3月初本报曾独家报道公募冠军厉建超涉嫌老鼠仓被调查一事,3月中旬证监会[微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证实了此事,此后证监会通报杨奕案、马乐案、厉某案、苏某案等几起交易及获利金额巨大的案件,其中杨奕案涉及交易金额累计3个多亿,马乐案涉及交易金额累计10.5亿余元,厉某案涉及交易金额累计9.4亿元,苏某案涉及买入金额7.4亿元。

  老鼠仓的传闻让基金公司再度陷入恐慌,据同行媒体称,该基金公司位于陆家嘴。

  记者统计发现,与2013年相比,A股市场落马机构日渐增多,违规机构呈现“前仆后继”:

  今年以来,监管层加大了对老鼠仓和内幕交易的查处力度,此案为今年以来展开调查的新案件之一。记者同时获悉,目前正在侦查中的多位涉案金融从业人员波及京沪深多地公私募机构,侦查范围也有所扩大,涉案人员除了公募基金经理,还包括基金公司一般从业人员,例如北京某家大型公募基金交易部门相关人员也已经被有关部门调查。

  此后多家基金公司被卷入该传闻,业内人士一度称,该公司为H打头基金公司。而沪上深处陆家嘴的H打头基金共有6家,华安、汇添富、海富通、华富、华宝兴业和汇丰晋信,其中由于汇丰晋信未有专户资格而首先被排除。

  一方面,业绩冲动之下粗放生长,“赌重组”“赌消息”盛行。卷入调查的中邮基金原基金经理厉某一度业绩“斐然”,位列2013年公募基金冠军。一旦罚则落地,其将成为首位落马的冠军基金经理。又如,前任某明星基金经理执掌华夏大盘近6年间,依靠精准“赌重组”策略,也实现数倍的超高回报率。

  随后记者与该同行媒体联系上,对方以不方便告知拒绝了记者的询问。

  另一方面“内部人”约束虚设,监守自盗成风。证监会行政处罚信息显示,年内27例行政处罚决定已落地,涉及逾50名行为人,而高管涉案已成突出现象。

  “传哪家的都有,证监会[微博]也不出来表个态。”上述H打头的一家基金公司内部人士愤慨地对记者表示。

  在涉及的内幕交易案件中,既有民生证券监事长南某利用其女儿名义,开设账户操作多支股票,违法获益所得144万元;也有深圳财富成长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唐某在获悉内幕交易后,建议他人买卖股票,所获收益也均被罚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