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增长强劲,因政策支持而出现环比回升

6月份月度新增社会融资规模环比增长55%(同比下降33%但归因于去年基数较高),从5月份的疲弱水平增至人民币1.2万亿元。推动因素是近期及时的政策举措(如降准和鼓励银行放贷的其他监管性窗口指导措施)带动贷款强劲增长、债券发行正常化。

央行和银监会公布8月份信贷数据;债务风险缓解鉴于政策立场保持偏紧,且信贷增长放缓以及影子银行借贷减少,我们认为银行体系中的系统性风险继续缓解。我们仍然看好大型银行,因其面临的监管不利因素程度较轻。

1、5月M2同比增长8.3%,M1增速连续第四个月低于M2。

   
但由于影子银行治理加速、信托/委托贷款大幅下降,整体社会融资规模同比增速进一步放缓至9.8%(今年5月份增速为10.3%,去年6月份为12.9%)。

    社会融资规模和M2增速放缓,得益于贷款的强劲,存款增长落后

   
截至2018年5月末,M2余额174.31万亿元,环比增加5417亿元,同比增长8.3%,与上月相同,仍然保持低位运行。5月M1同比增长6%,增速较上月下降1.2个百分点,但M1余额环比多增853亿。从今年2月以来,M1增速已经连续4个月低于M2,意味着金融机构定期存款的增长要明显快于活期和流通中的现金的增长。从根源上来看,M1代表着社会中“闲置”的资金或“待投资”的资金,M1/M2形成负剪刀差意味着企业投资意愿的加强。4月27日,大资管新规正式落地,银行保本类理财产品大型规模将逐步减少,结构性存款的增量暂时还难以弥补,从而一般性存款的增长受到负面冲击,M2增速依然保持较低增速。预计这种影响将持续存在。

   
1.贷款增长强劲,债券发行正常化:6月份月度新增贷款环比增长47%至人民币1.67万亿元。我们看到,这是继2009年以来除1月份(通常受春节效应影响)以外的最高月度增幅。6月份债券发行量从5月份的人民币430亿元净偿还反弹至1,300亿元净发行。我们认为近期降准等及时的政策举措可能推动了债券发行,并缓解了市场对于债券违约事件增多的担忧。

   
8月份整体社会融资规模同比增长13.1%,较7月份的13.2%放缓。M2同比增速也从7月份的9.2%进一步降至8.9%。月度新增社会融资为人民币1.48万亿,而去年同期为1.46万亿,主要包括强劲增长的新增贷款(人民币1.15万亿元)、信托贷款(1,140亿元)和企业债(1,060亿元)。

    2、5月社融增量“腰斩”,表外融资规模降幅扩大

   
2.影子银行清理加速:月度委托贷款和信托贷款分别净减少人民币1,640亿元和1,620亿元。信托贷款月度净降幅达到历史峰值。鉴于清理影子银行的监管措施将以2020年为目标时点,我们认为这一趋势或将持续并成为新常态。这应会在中长期内有助于消减系统性风险,但短期内的挤出效应或将令信贷利差保持在较宽水平。决策层可能会推出更多定向举措以支持实体经济,尤其是中小企业领域。

   
月度新增短期零售贷款为人民币2,170亿元,自低基数水平同比增长47.4%,表明国内银行逐渐将业务重点转向零售。月度新增中长期零售贷款(反映按揭贷款情况)为人民币4,470亿元,同比下降15.4%,环比下降2%。

   
5月,新增社融7608亿,环比减少7996亿元,下降51.24%。“大资管”新规落地后,表外融资和债券融资下降明显,这是社融增量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

   
3.企业存款增速放缓:非银企业存款同比增速从今年5月份的5.9%降至3.7%。原因可能是总体企业融资(企业贷款+影子银行+企业债)走弱(同比增速从今年5月份的8.1%放缓至7.5%)。

   
企业资本开支需求保持强劲,月度新增中长期企业贷款为人民币3,820亿元,而去年为150亿元,此外信托贷款同比增长55%。

   
之前,银行理财发挥了影子银行的功能,满足实体融资需求,但是大资管新规落地后,这种功能必然将逐步消失,银行表外融资在5月出现大幅的下降,就是这种影响的体现。相对之前,5月表外融资降幅更加明显,也足以体现出的大资管新规对表外融资的的约束力。同时,大资管新规落地也在将打破刚性兑付,5月债券违约事件多发,债券违约提高信用利差,增加债券发行难度,从而5月债券融资也出现明显的降低。但是表内信贷增幅有限,补位效果不充分,出现5月社融大幅的下降,只有7608亿。预计未来社融增长的回升依然需要表内信贷的增长实现,因为表外融资减少是不可逆的趋势,而债券发行量可能指数短期的波动。为了支撑表内信贷增长,预计6月降准时大概率事件受监管影响,表外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表外融资渠道明显受限,增速放缓。今年1月以来,在委托贷款管理办法、规范银信合作业务等文件下,表外融资渠道进一步收窄。5月委托贷款、信托贷款、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分别净减少1570、904和1741亿元,合计减量比上月还多4093亿元,可见5月份表外融资的调整速度有加快迹象。此外,在直接融资渠道中,5月权益融资新增438亿元,基本保持稳定,但债券融资规模净减少434亿元,与上半年月增2289.78亿元相比,降幅明显,主要受近期市场爆发小规模债市违约事件有关。我们认为,小范围内的债券市场违约很可能会成为未来持续紧货币下的常态,从而将增加债券融资规模增长难度。

   
4.零售贷款增速持续稳健:今年6月份总体零售贷款规模同比增长18%,受到消费贷款同比增长17.7%和房贷同比增长18.0%的双重推动。正如我们在今年早些时候发表的主题报告中所述,我们认为零售贷款将成为中国银行业新的增长推动力。

   
存款增长相对疲软,月度新增贷款为人民币1.36万亿元,而去年为1.78万亿元,原因在于零售和企业存款增长均较疲软(同比下降37%/56%)。

   
实际上,5月份占比最高的信贷融资规模新增了1.12亿元,较上月多增210.23亿元。我们认为在表外融资渠道受限,而债券融资难度增加的情况下,信贷融资渠道的重要性将凸显。对银行来说,贷款的定价权和客户选择权将增大,这意味着风险偏好有望降低,而定价反而可以上升。

   
银监会发布8月份统计数据:1)贷款同比增长13.4%,增速较资产增速高2.5%,而同业资产和负债同比下降13.8%和1.6%至人民币3.2万亿元和1.4万亿元。2)理财产品余额仅同比增长6.5%(较1年前低27个百分点),主要原因是同业理财产品疲软,减少了2.2万亿元。3)委托贷款也减少人民币6,100亿元,表明影子银行借贷缩水。

    3、5月信贷低于我们的预期,企业信贷规模增长保持稳定

   
5月,银行新增人民币贷款1.15万亿,环比少增300亿元,增速低于我们的预期。